博雅旅游网 > 意大利旅游网 > 意大利 > 威尼斯

漫游威尼斯 任海风吹乱我的发

    

      我们清晨上路,乘大巴出发,奔向水城威尼斯。

    威尼斯在我的遐想中日渐暗淡,先是起于“威尼斯”在我国大江南北的全面开花,批量生产,检索一下,可见从楼盘、娱乐场到洗浴中心,东方威尼斯,南方威尼斯,昌平威尼斯如雨后春笋般往外冒,再配上佛罗伦萨暖气,马可波罗地砖,西班牙大宅弄得人有点头晕。

    然后又是有关威尼斯的水污染、地面下沉,人满为患,甚至盛名渐远、身形走样,正在逝去的美丽的字句也跃入眼帘,看得出怜惜她的人忧心忡忡。

    游程中,我很想找到一个罗马海淀,西方石景山什么的平衡一下,可未能如愿。其实我们的一方水土养出了许多很美的建筑,拉上遥远的洋名岂不渲了染一种自卑?我没学过营销策略,是只固执又抓不到耗子的老笨猫。而出身于威尼斯的马可波罗其家族不仅是旅行世家,也是商人世家,如今中国家装建材与这个家族的成功有联系吗?

    长堤上有火车在意大利半岛和威尼斯岛间贯串而行,我们则下车换船破浪而进,渡海前往威尼斯本岛。在期望值上,我有两手准备。

    站在甲板上,游艇掀起白色的波浪,头顶虽然洒下强烈的阳光,可海面上吹起的风很凉爽。一会功夫,光影浮动之中,美景如画卷很快就在眼前铺展开了,威尼斯—亚得里亚海的明珠在我们的视野里烁烁闪光,真叫璀璨!

    我亲眼所见到的威尼斯,实在是漂亮极了!在洁净的蓝天下,夏天的海风里,在透彻的空气中,这颗明珠尽显出夺目明媚的光采,紧紧攥住我的眼球不撒手。

    沿岸的宫殿、教堂,豪宅、桥梁,钟楼和修道院多建于14---16世纪,有哥特式,巴洛克式,拜占庭式,威尼斯式,组合得非常和谐。弄不清是鸽子还是海鸥,不断在画面里飞起飞落。我们的船也融进了诗情画意,参与着变幻的风景,在平静的水面上“滑行”,一切都构成了充满动感和灵气的美丽,每道景观都是赏心悦目的。

    碧波上荡漾着一种浪漫,吸收着威尼斯的气息,任海风拂面,并吹散头发,漂浮的水城的意境让语言再一次显得乏味和多余,只要在甲板上静静地坐着、看着、听着就好了,用眼睛、皮肤、呼吸去感受就够了。

    几十万人口的都市,每年要接待几百万游客,这份热闹可以想象。上岸所见到处游人如织,熙熙攘攘。出国在外,这样拥挤的场面还没见过,我们原本就是从人堆里走来的,拥挤反而因为眼熟而变得亲切。我觉得自己的心已经静下来了,可以闹中取静地专注于自己对这座著名老城的观赏。

    午餐在水边的小餐馆里,正宗。冰水,意大利面,薯条炸虾,匹萨,最好吃的是那份提拉米苏,和京产的长得很像,味道口感大不一样。要是还能有下次,我会做回头客来念旧的。

    大名鼎鼎的叹息桥在眼前,圣马可广场踩在脚下,出众的老教堂和漂亮的长廊昔日的华丽还依稀可见,圣马可教堂重建也有8-9白年了,据说耶稣门徒圣马可在此安息。作为西方建筑的范本之一,无需去模仿复制任何人的创意了。

    我们用面包干逗引大群的鸽子,人鸽融洽。这里好像要预备演出,搭架子,贴广告,有些碍事碍眼、也有点乱。对这样的古港、古巷,这么扎眼的商业宣传铺天盖地,也许是多数造访者想看到的?威尼斯也在与时俱进呢。

    曾以为人潮涌动是我国专利,现如今威尼斯也成这样了哈?也是,连我这种人都凑了过来,还能有清静吗,凡事都得抢先赶早,打小我就知道的,来晚了,也不遗憾,毕竟眼见为实。

    这是世界上唯一没有汽车的城市,以桥带路,以舟代车,难得呀。我们坐着最具威尼斯特色的贡多拉在窄巷里游走穿行,总算有了几分清净。水面宽时,可两船并进,窄时则单行,拐弯抹角,有时还得钻杆、揉库的,船夫的技术令人真佩。

    贡多拉上的我们很快又成了岸上,桥上观光客的道具,大家相视而笑,挥手致意,对拍互照,各不妨碍,相互成全。

    对我,威尼斯之行的记忆焦点,集中在细长的贡多拉上和那条弯曲扭转的深深水巷里。窗边吊起给别人看的花很像季羡林先生对德国的描写。高悬楼角的马灯,老店的青铜标识,岸边的人家,美女和狗,都和我的想象吻合了,“当暮色苍茫,晚星明亮,海面上微风吹,碧波在荡漾时,那水边的楼里住着桑塔露琪亚,就会来到这小船上。”(篡改了一点点)

    看到马可波罗故居了。可惜的是船夫没有释放意大利人的热情,女孩子们用英文要求他们唱歌也得不到回应,急的孩子们自己开了头。不解风情的小伙子,老伙子该下岗了,有负盛名啊。

    这种两头翘起,细长的小船早被复制到澳门,马来西亚和好多游乐场里,可威尼斯不可复制,她是个古老的奇迹,在不可能建城的浅滩上,用木桩做基础,集中了这么多著名的建筑,何况是那么久远的年代。就算贸易中心迁移了,就算昔日的强盛消失了,但今天看上去,她还是保留了独特的辉煌。

    下了贡多拉,我和英开始在“胡同”里逛,满是些小店铺,但不乏名品店。工艺品店也不少,最多的是卖狂欢节面具的。那些妖美的面具,太能引发人的想象了,总觉得带上它去狂欢就会演绎出一个神秘又生动的故事,别看俺老了,也能装个巫婆来捣乱嘛。

    方向感不灵的我们有点像走迷宫,连拐几个弯就犯晕找不着北,得使劲记住路口的特征和方向,及时做出调整才行,其实没有死胡同,到处都通着交错纵横的河道和长相不同又相像的桥,不管怎样总能走到圣马可广场,自然就得救了。

    我们逗鸽子拍照,对景点,找厕所,一通慌里慌张的乱忙活,和威尼斯的节奏完全不合拍,感觉也出现了很大误差。把威尼斯逛成了王府井,简直是太失败了!

    原本说好在威尼斯、巴黎我喝“高级”咖啡都由英同学埋单,平日我这个咖啡瘾君子,一贯土得只喝速溶。时间却不允许我敲英的竹杠,像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我没割肉,但扎针不许流血也困难,英不愧律师称号。当然意大利冰激凌,甜筒榛子球,还不错,英请在罗马请我吃的。

    夕阳下,带着没尽兴和不舍最后一拨登上回船,离开船就差一分钟,仓惶上船离港的镜头很眼熟,只是身后没有追兵。回望逐渐淡出视野的威尼斯,在熙熙攘攘中,在金色的夕阳下等待着夜幕的降临,这么干净的天空,到时候一定会升起无数璀璨的星辰。

    和离开每个地方一样,我开始自叹,没关系,还会再来的。其实下次出门又会毅然放弃有过一面之交的旧友,又去约会一张完全陌生的新脸了。没有最漂亮,只有不一样。

    就要离开意大利了,真有些难舍难分,迈不动步啊,为庞贝古城、为米兰,为好多好看的地方,我知道自己都不配说到过意大利,越走越惭愧,就像书到用时方恨少。不多想了,莫回头,老太太从容地往前走啦。下一站的瑞士,会给我新的惊喜

  


下一篇:[多图]法国 从普罗旺斯到蔚蓝海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