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意大利旅游网 > 意大利 > 罗马

一场别开生面的“罗马假日”

      去年五月,拜意大利高等经济金融学校的培训项目所赐,我得以走进意大利。参观完博尔盖赛博物馆之后,穿过树木苍苍的人民公园,一路观赏着林间路旁的精美雕塑,约下午两点,到达罗马人民广场。广场的面积不到天安门广场的十分之一,其中央有一个方尖碑。广场的正门是一个宽阔的丁字路口,其余三面皆有高低不一的建筑,几条繁华而狭窄的商业街把广场和其他地方相连,穿过其中一条小街就是闻名于世的西班牙广场。

    离预定的集合时间还有三小时,于是,我们就直奔西班牙广场。西班牙广场其实就是三条挤满了各种名牌店的罗马老街相交而形成的一个丁字路口。一艘造型奇异的船形喷泉坐落在三条路的交叉点上。鳞次栉比的楼房在船形喷泉身后断开,扇面般展开的台阶像连接天堂与俗世的通道直达山坡上矗立着的圣三一教堂。台阶上早就坐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岂止是芸芸众生,在《罗马假日》里,绝代佳人奥黛丽·赫本和风流才子格利高里·派克就在这台阶上坐过。据说著名的诗人拜伦、济慈、雪莱,音乐大师李斯特……都在这台阶上坐过。于是我们也坐下来,居高临下地打量着来来往往肤色各异的人群。

    人民广场正门的一侧有五六级台阶,台阶上是一个教堂。我推开厚厚的微微发黑的大门,转过玄关,在昏暗的烛光中,看见一位穿白纱的新娘和穿西服的新郎并排肃立在讲坛前,身穿长袍的神父站在他们面前,几十位来宾静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没有彩灯,没有麦克风,没有喧闹,只飘来一点点神父与新人的窃窃私语。我突然觉得自己不该冒冒失失闯进这个庄严神圣的仪式,偷看别人的婚誓,于是赶紧退出门外。

       

    此时的人民广场已是人声鼎沸。骑自行车和步行而来的罗马人挤满了广场,一辆三轮车就停在教堂前面,几个年轻人站在车上又是打鼓又是吹喇叭,四周的人群大声欢呼。在三轮车旁边,两个年轻人把一辆自行车高高举起,在头上摇晃着、喊着什么。我问同伴,意大利得了自行车冠军吗?他们大笑,指给我看广场中心人群里的一幅大标语———“No Oil”。呵,原来是一次拒绝石油的群众1。参加1的大多是年轻人,他们身体健康、笑容灿烂,像世界各地的年轻人在这种场合里一样,大声地喊叫、在人群里穿梭。

    在意大利的日子,我深深感到环保早已成了意大利人的内在修养。在罗马的大街上,许多年轻人开着那种甲壳虫式的花花绿绿的迷你车,这种车的体积不到一般小车的三分之一,停车位面积也至少缩小三分之一。它们在罗马老城区任何一条小街上奔驰都游刃有余,既节油又不占地。“No Oil”1表明,在罗马将有更多的年轻人自觉选择自行车和步行。正是这种环保意识,加上高度的文化自觉和不图虚荣的品性,使罗马老城区陈旧的建筑、铺着黑色小方石的狭窄街道、或完整或残缺的古文化遗址都原封不动地存活在当下。可以肯定,在全球化时代,意大利是一个不可复制、不会被同质化的国家,其首都罗马以其独特的风貌避免了“世界大都市的无名化”。

    就在1即将结束时,参加婚礼的人们陆续走出了教堂的大门,女子身着华服浓妆艳抹,男子则西装革履。他们不规则地分列在台阶两旁。有的人手里拎着装有橙黄色玫瑰花瓣和大米的塑料袋,没有拎袋子的人就从别人的口袋里抓一把在手上。不一会儿,新娘和新郎出现在教堂门口。新娘皮肤黛黑,眉眼修长,似为西亚人后裔,新郎则是典型的欧洲血统,肤色很白,头发呈灰褐色。新人在人们的欢笑声中接吻,并与亲友们拥抱亲吻,向1者和游人挥手致意,然后手拉手走下台阶。亲友们把手中的玫瑰花瓣和大米向新人抛撒、互相抛撒、也向我们这些看热闹的人抛撒。大概是祝福新人一辈子衣食无忧,生活如花似锦,也祝福所有婚礼的见证人都沾上好运。

    突然人群中一阵骚动,我看见了惊人的一幕:在往大门外涌去的自行车流中有一位赤身裸体的男青年,另一位男青年正在把自己脱光。他们健壮的身躯1裸地暴露在所有人面前,引起人群一阵大呼小叫。就在这当口,一位年轻的姑娘也赤身裸体骑车从我们面前驰过。落日照射着她优美的身材和健美的姿势,在五颜六色的车流中显得分外耀眼,犹如贝尼尼的雕塑。人们又是一阵大呼小叫。自行车流在大门口挤闹了一会儿,然后呼啸而出,奔向罗马的大街。

    呵,这才是意大利人!马丁·索利一语中的,他说:“意大利人都是伟大的演员,他们的生活经常就像是一出大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