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意大利旅游网 > 意大利 > 意大利人物 > 伽利略·伽利雷

哈喽,伽利略(2)

 我忽然不知道我想说的是什么,我的头靠在沙发背上,环顾无比熟悉的“油纸伞”。这里没有我的梦想,但是我累的时候,这里的确非常适合休息。休息。我这个自诩唯爱主义者的家伙要休息了吗?还是另外一个把戏?

    此刻的“油纸伞”正是它生意兴隆的大好时光,来这里的大资、小资、伪资们拼命压低声音交谈,但时不时地还会冒出某个女人尖锐的笑声,或者某个男人吆喝服务员买单的声音

  

  。当然,这里面还夹杂着一个我熟悉的声音——“你可把我逗死了。”小妖迷人的声音,不知谁又给她讲笑话了。

    我站起身张望了一下,看见小妖和凯歌坐在窗子旁边,绿色天鹅绒窗帘垂在他们身边,那场景像是一幅宁静的田园画。

    “那不是小妖吗?”大仙也回头看了一眼对我说。我点点头,重新坐下。

    “那是她男朋友?”他又问。我摇摇头。

    “那就好,看起来就不般配。那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眼里有‘好东西’吗?”我的嘴里含着TNT。

    “当然有了!”大仙坏坏地笑着,这笑容简直和槟榔一模一样!“你就是啊!”

    真没想到,他这把年纪还要玩这种文字游戏,是为了证明自己童心未泯吗?

    “怎么了?不高兴了?”大仙试探地问我,我没理他,他说的根本就是废话。“后天有事吗?”

    “干什么?”

    “带你去个有意思的地方。”

    “什么地方?”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保证让你重新看待人生!”

    “说的真悬!好吧,明天记得给我打电话,和我确认一下。”我站了起来。

    “你干什么去?”

    “喂,我干什么不用向你汇报吧?你又不是我爸。”

    “关心一下总可以吧?”

    “去酒吧,你去吗?”我知道大仙不喝酒,没有比酒吧这样的地方更刺激他了。

    “又去鬼混!你就不能安安静静地看会儿书吗?”

    大仙严肃的时候很像葛优,浑身上下都有幽默感,往那一站就跟胳肢了观众似的,想不笑都难。

    “喂,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必须老老实实地回答。”

    我的严肃把大仙弄得也有些紧张兮兮的。

    “你问吧!”

    他把双手交叉,胳膊支在大腿上,身体向前倾。也许这个姿势可以表示他会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的问题,可我却觉得这个姿势很熟悉,一定在某个人身上见过。也许就在这里,也许就在这张沙发上。

    “下次吧。”我说。

    我再一次想起了Joe,那个断送在我的“游戏”手上的男孩。我知道我永远也伤害不了乔一类的老人,我能伤害是只是Joe这一类爱我的男孩。三个人的游戏不适合我,别在没有和槟榔了断之前加入另一个男主角,我玩不好这类游戏,我从来就不适合做游戏。

    伽利略说,给他一个支点,他就能够撬起地球。真想问问这个老糊涂,如果他的假设成立,给了他一个支点,他又到哪里去找那根能够撬起地球的杠杆呢?所以,伽利略是一个不负责任的骗子,他让们人以为世界上真的会有一个最适合我们的“点”等着我们,等着我们去实现什么理想抱负。实际上,就算我们真的找到了这个“点”,我们也无能为力,因为我们早就被生活放逐,心里没有许愿树。何况,这本就是一个假设,没有什么“点”等着我们。

    街上是夏末的芬芳,最让人心动的时刻。这与我毫不相干的繁荣景象把我带进了空无一人的荒漠,我觉得孤独、冷。管这是不是无病呻吟,我只知道我没有伙伴,在通往“1979”的路上,只有我一个人行走。

  

上一篇:伽利略·伽利莱的研究成果
下一篇:哈喽,伽利略(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