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意大利旅游网 > 意大利 > 维罗纳

《我在安赛尔旅行社做导游》之一 维罗纳新年夜

作者: 利 明 (法国资深导游)

   车出威尼斯,我就跟游客们说明,今天是12月31日,按照西方的节日传统,圣诞人人回家,那过法跟中国的大年三十相仿,而新年正好反过来,人们大多聚集在餐馆、酒吧、广场和市政厅门前,听音乐喝香槟,等着大钟的秒针一下下走向十二点,人们随着高声倒数计时:"五、四、三、二、一,新年快乐!"然后相互握手,拥抱,通宵达旦喝酒跳舞,这个时刻哪怕吻了陌生女性都没关系,新年嘛。

  

   车到维罗纳郊外的酒店,刚安顿好,我就领着二十多个兴致勃勃的游客(主要是年轻人),驱车进入维罗纳古城。

   维罗纳是意大利北部伦巴底大区的重镇,离米兰不远,经济十分发达,人也显得富裕悠闲。在市政广场的一角,以路易.威登皮具店为起始,有一条铺着粉红色大理石的小巷,路两旁全是名牌店铺,到达小巷的尽头往右手边拐进百八十米,就是朱丽叶的故居。经莎士比亚诠释过的这个经典爱情故事的发生地,眼下被来自世界各地的朝拜者贴满了纸条和口香糖,小院里朱丽叶铜雕的一只乳房被摩挲得锃亮,哪怕隔着关上的铁栅栏门,透过漆黑的夜色都能看到发亮的地方。我们在朱丽叶的故居门口觑上一眼,旋即钻进一个热闹的酒吧里,跟意大利维罗纳人一起过新年,才是我们来此的主要目的。

   几瓶意大利香槟--朗布鲁斯科气泡酒下肚之后,我们许下了不少估计要大打折扣的新年誓言。然后趁着酒劲返回广场。此刻至少有十万人聚集在广场上,而维罗纳的总人口也不过三、四十万。广场的一头搭了个临时舞台,本地的歌星轮番上台演唱。唱的什么没法听懂,音乐是那种震耳欲聋的重金属。我想连维罗纳人也不在乎上面演的是什么,只要声音足够响亮就成,人们要的是这种气氛。我们这只小分队早就三三两两分散到人群之中了。我一个人挤到广场边上的酒吧门前,排了两拨队才进到里面。意大利人真是疯狂,外面姑且不说,里面的服务生简直脚不沾地,忙得团团转。三、四十欧元一瓶的法国香槟,好像不要钱一样,一把把从吧台里传出去,迅速就变成空的了。

   接近十二点的时候,我来到酒吧门前,我的旁边是一排桌子,上面摆着放在冰桶里的香槟,最低量是三欧元一杯,也就小塑料杯底儿那么一点儿。我很谦虚地来上一小口,然后等待着。一会儿功夫,舞台上音乐停了,人们跟着主持人高声喊道:"五、四……"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突然人们欢呼起来,相互抱做一团,接吻声、祝贺声、开香槟的声音此起彼伏,随后又被爆竹和礼花声所遮盖。我把手伸给旁边的服务生,他跟我握手之后,立刻给我倒了一满杯香槟。在他旁边有一个老太太,脸庞跟核桃皮儿差不多,不知为什么她跟我一样落单儿了。我刚试着说:"女士,请允许……"她已经把脸伸了过来,两眼亮闪闪的。我对这套贴面礼到底有些生疏,结果我们两人的脸相对着朝同一方向晃动了好几次,跟两只级别不同的斗鸡一样,煞是好玩。最后我跟她总算bisou上了,这个新年夜才算功德圆满。

   随后我花了十几分钟,好歹挤到了我们说好了的汇合地点。那地方正在舞台的斜对面,大家一起跟着强烈的音乐节奏蹦成一气,你要是伸出空杯子,准有陌生人往里倒香槟;一个平时很少说话的中年男游客居然和一个意大利女孩子手拉着手,他的脸已经被烧成炭一样红了。我的任务是要把这些人一起带出去,在这般拥挤和喧闹的地方,要想一个人不拉简直是在说梦。我突然想起小时候跟伙伴们玩的老鹰捉小鸡的游戏来,我嘱咐大家一个把着另一个的肩膀,千万不能松手。等下一只曲子响起时,我在最前面,脚下踩着节奏,绊着香槟瓶子,双手抱拳,对撞到的人高声喊道:"Happy New Year!"一路撞出了欢乐的、密不透风的人群。

   在罗米欧和朱丽叶故居的这个新年,就是以这种中西合璧的方式结束的。第二天清早,我们驶向米兰的时候,排山倒海般的重金属还在心里敲着鼓点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