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意大利旅游网 > 意大利 > 威尼斯

20天独自转欧洲(12)意大利威尼斯

这个早上我比闹钟醒得早。晚上睡的不是很踏实,只身在外,和一个陌生人住在同一屋檐下,要说一点儿都不紧张那是假的。老雷已经起来了,我听见楼下叮叮咚咚的,不知在干什么。他告诉我,今天他要去0妈住的城市,接她出院。0妈总是很多疑,所以他打算把那把写着“难得糊涂”的折扇送给她,还要把那句话解释给她听。

  威尼斯

  8:30的火车,半个小时后就到威尼斯了。尽管身上带着老雷给我的那张地图,但是版本太老,所以还是决定拿点儿新资料。来旅游的人在旅游信息中心门外排起了长队,来到窗口才知道,这里只有付费资料,交了5欧元,除了一份新版地图,还有一本印制精美的介绍威尼斯的书,很不错。

  

  不迷失是一种遗憾

  找个台阶坐下,我开始在地图上找北。据说威尼斯有四百多座桥,随意走可就不知道走到哪儿去了。其实不迷路只是美好的愿望而已。但我还是先把要看的几个重点用笔圈起来了,而后便一头扎进小街里。

  这里的街道窄长,两边是店铺。对住惯了陆地的人来说,来到这儿会有一种错觉,走桥串巷之余,你总在下意识地想要走出去,总以为这只是城市的边边角角,总以为自己还没走到大路上,也许还期望着看见汽车。而其实,这桥桥巷巷的就是城市的路。对一个匆匆的游者而言,这种概念的转换很难一时到位,想回过味儿来起码得住上三、五天。

  威尼斯的面具和玻璃有着迷情般的梦幻与美丽。那些橱窗里的面具简直就是艺术品——妖冶俏丽,摩登时尚,没有重复的设计,材料也十分现代,透着金属光泽,有种拒人千里的冷艳之美,简直美伦美奂。这里的街头艺术家不再篡改《蒙娜丽莎》的画儿,而会戴着别致的面具来招揽游客。

  至于玻璃,威尼斯有盛产玻璃艺术品的传统,从佛罗伦萨开始,玻璃店就渐渐多起来,到了这儿更像走进了玻璃的世界。小到女人戴的耳钉、戒指,大到彩灯、家具,装饰品,日用品,简直把玻璃的功用发挥到了极至,或者说把玻璃的美挖掘到了极至。这里的玻璃是有灵性的,绝不像是从模子里倒出来的,而像是随意吹出来的,浑身上下发散着艺术气质。而玻璃的色彩是如此富有动感,随着形状的流动而变幻,其间又有点金、点银之分,更显水中繁星的意境。

  威尼斯之于玻璃,是如此地恰如其分自然般配。也许因为这座水上之城从窗前屋后的水光波影中捕捉到了灵感,想要把这份光影的瞬间永久地凝固,玻璃才有了这一方舞台?当然,为了迎合各地的游客,玻璃制品的档次和贫富差距一样大,因为玻璃毕竟是玻璃,想把它做出钻石的效果是要花功夫的。但不管怎样,一路看下来,只觉得“玻光渐欲迷人眼”,每个房子里都是流光溢彩,眼珠子都看滑溜儿了。想我也曾发狂般喜欢过玻璃制品(那还不过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玻璃),连屋里放果皮的器具都得是玻璃的。还好,现在烧已经退了,不然的话,非埋在这些店里不可。

  威尼斯以老房子居多,从后墙上大片大片脱落的墙皮就可以猜到。虽不是想象中的精致完美,但这并不妨碍它的景致。威尼斯已是多少个世纪的美人,人们心甘情愿地蜂拥而来,并不需要她打底上粉后隆重登场,因而她有些慵懒,又透着世袭贵族的清高。

  阳台是铁制的,像个大肚儿花瓶,又有点儿像烧麦。那些窗户很有意思,拱形的,上面有个仙桃的尖尖,一下子就柔媚了;外层的窗子像木门一样可以推开关上,而玻璃窗安在内层,有些人家只吊一张竹帘子。再看运河上的精灵——冈多拉(Gontola),船的两头高高翘起,完全就是一轮新月的形状,撑船的水手穿着斑马纹T恤,头戴宽檐帽,载着游客在蜿蜒曲廻的河道里穿行,时而放声高歌,引来阵阵喝彩;穿越而过的小桥更是千姿百态,有铁质的,木质的,石头的,不拘一格。

  手里明明有地图,还是觉得在迷宫里。到这儿不迷路的人可不多,更何况我这样严重不指南的。一路打听,总算找到了黄金宫(Da’D’Oro),那黑色雕花的木门框和门内砖砌的建筑让我以为误闯了当地某个文人的宅院。这儿是个美术馆,却不知怎么透着股书卷气。传说屋子的墙壁曾贴满黄金,后来被大水冲得一干净二,如今洗尽铅华的它典雅清秀,倒更显贵族气了。博物馆内收藏了一些当地艺术家的雕塑和油画,二、三层的展室外面有大阳台,高高的石柱拼插着把天空分隔开来,在顶部形成曲线的十字花图案,从室内能拍到很漂亮的剪影;从阳台望出去,外面就是运河了,有个小小的码头和一座小桥,如果在阳台上摆几张桌子喝喝咖啡应该是很好的享受。

  其实往街巷深处走走不错,游人少,安静,而且会有别致的小商店。可惜当天是周六,远离繁华地带的小店全都关着门,但橱窗里的东西和在市中心看到的就完全不同了,没那么商业。此时的我已经彻底放弃了做明白人的追求,干脆由着性子瞎逛。为了买明信片,我在僻静的街角找到一间铺子,应该说它更像个作坊,没有柜台,屋里零乱地摆挂着些手工艺品和面俱,但不是我在闹市看到的那种,表情古怪夸张,颜色也没那么炫。店的主人—— 一个姑娘坐在桌子后面,穿了件工作服,手上沾满了油彩忙活着。我猜她也许是个小艺术家,至少做着艺术家的梦。这一屋子的作品应该是威尼斯带给她的灵感,但在这么小又这么商业化的地方,守梦应该不是件容易的事吧。

  充满欢乐的广场

  百转千廻,转到了圣马可广场(Piazza S. Marco)。曾读到一篇旅游介绍,把这儿比作是一个“充满了欢乐的广场”。当时觉得这比喻怪怪的。等到了那儿,这几个字竟跃然而出,这真是一个“充满欢乐”的广场!王冠般美丽的圣马可大教堂前,无数只鸽子在纷飞,它们追逐着游人手中的食物,一阵阵旋风般从你身边掠过;那些孩子,跟过节似的,他们和鸽子捉着迷藏,跑得满场飞;成年人到了这儿居然也童心大发,为被一群鸽子啄来啄去而开心地大笑,卖鸽食的老汉脸上更是乐开了花。这儿的鸽子勇敢得近乎粗鲁,随便就冲过来扒在你身上,根本“不拿你当人”,估计我们在它们眼里也就是些来回移动的木桩子吧。

  是音乐让这繁乱嬉闹的场景有了旋律和节奏,甚至有了感人的成份。音乐来自广场两边的咖啡座,乐队一边一支,打擂般卖力地演奏着,好在广场大,站在右边刚好能听到这边的曲子,站在左边刚好能听到那边的,互不干扰。我一边欣赏音乐,一边看着眼前的景象,心情居然有点儿激动,仿佛站在配了乐的电影画面里。

  玻璃岛扑空

  看看还有时间,我打算去玻璃岛(Island of Murano)转转。事后证明这是个错误的决定,时间都花在交通上了。买了张船票,以为不过20分钟的路程,谁知一坐就是60分钟,其中的一刻钟是我的疏忽所致,以为玻璃岛是最后一站,错过了站,一路坐到机场去了,只好又跟着船坐回来。坐船是最痛苦的事,尤其是当你赶时间的时候,望着四周水茫茫一片,心情就是两个字——绝望。要想快也可以,从我们身边飞驰而过的汽艇,应该算是当地的的士吧。

  赶到玻璃岛的时候,已经有游客等着上船返程了。上去转了转,全是玻璃品商店。我是冲着岛上的玻璃博物馆去的,奈何来得晚,那地方好像离码头挺远,估计到那儿也该关门了,只好打消这个念头,在商店里参观参观,又在岛上的面包店买了些吃的当晚餐,最后找到邮箱把明信片发出去了。这回我接受了教训,邮票是在佛罗伦萨就买好的,不用再为周末发愁。

  心情沮丧地在码头等船,又一次见到了海上日落。记得在马赛,我是站在山顶看的,那是一种冷静的观望。这一次,人在海上身临其境,红通通的太阳,像极了一块儿将要在火中溶化的玻璃,在前方滢滢欲滴,四周被蕴染得一片通红。太阳的下方,又铺就了一条缎子般的金光大道,这是一道流动的波光,在海风的抚摸下轻轻地荡漾着,发出“汩汩”的声响,那一刻,意境浓得仿佛化也化不开……对我这次遗憾的玻璃岛之旅,算是个小小的补偿吧。

  回到圣马可广场,暮色已经开始降临,暮色下的“叹息桥”(Ponte dei Sospiri)和桥下的水泛着幽幽的蓝光,说美也可以,如果了解那“叹息”是犯人发出来的,就有点儿阴森了。担心迷路,在码头搭公共汽船回车站,票价是5欧,加上去玻璃岛的费用,交通费已经很可观了。早知如此,不如当初买一张10欧的通票。

  回到帕多瓦已将近22:00。在威尼斯火车站,我买好了次日去瑞士洛桑的票。老雷早就回家了,他说他母亲的情况不太好,不能出院,所以他明天还得去。

  

上一篇:没有汽车的城市:威尼斯
下一篇:我行欧洲(十)意大利-威尼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