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意大利旅游网 > 意大利 > 米兰

世界上最迷人的十大歌剧院

  我们精选了世界上最顶级的歌剧院,每一处都像一部独唱曲一样特别,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你有机会去亲身感受它们各自的精彩。

    1.斯卡拉歌剧院

    LA SCALA

    意大利米兰

    电话: 39-02-72-003-744, www.teatroallascala.org

    米兰的斯卡拉歌剧院也许是世界上最著名、最与“歌剧”密不可分的歌剧院。剧院建于1778年,带有上下共四层的单独包厢,曾经首演过罗西尼、贝利尼(Bellini)、唐尼采蒂(Donizetti)和威尔第等意大利著名歌剧作曲家的作品。斯卡拉歌剧院最具创造性的特点是木板底下的凹形乐池,这是整个剧院超级音响效果的荣耀保证。

    2.圣卡罗歌剧院

    TEATRO DI SAN CARLO

    意大利那不勒斯

    电话:39-(0)-81-7972-331

    www.teatrosancarlo.it

    1773年,波旁王朝的查尔斯王子建造这座剧院,并亲自主持了开幕典礼。这座辉煌的红金色大戏院是世界上至今仍开放经营的歌剧院里最古老的剧院。在斯卡拉歌剧院启用之前,这里一直是意大利最具声望的剧院。罗西尼的大多数歌剧都在此首演。

    3.科隆歌剧院

    TEATRO COLON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

    电话: 54-11-4378-7132, www.teatrocolon.org.ar

    为了修建一座富有的美国大亨们都难以超越的歌剧院,阿根廷的歌剧爱好者们终于在1908年完成了科隆歌剧院。在众多国际建筑大师的参与下,整个建筑精彩绝伦地融合了欧洲各大剧院的伟大建筑风格。

    这里精彩杰出的演出名录,只有那些在此登台的著名艺术家可与之媲美。科隆歌剧院拥有自己精心配备的服装和布景队伍。

    4.皇家歌剧院

    THE ROYAL OPERA HOUSE

    英国伦敦

    电话:44-(0)-20-7240-1200

    www.royalopera. org

    早在18世纪早期,英国伦敦考文特花园(Covent Garden)里,就有一座歌剧院坐落在皇家歌剧院现在的位置上。而现在的皇家歌剧院已经是这个位置的第三座建筑。

    *****

    《挚爱》

    亲爱的朋友:

    我希望被人记住,当然,最好是仅仅以一个歌唱家的身份。在我的国家里,歌剧是最伟大的情感表达方式和最崇高的艺术形式。作为一位歌剧院的歌手,对于歌剧的爱将贯穿我的一生。而且谢天谢地,生活总是充满精彩乐章,我像许多音乐界的前辈一样——包括伟大的歌王卡鲁索(Caruso)在内,都幸运地拥有数不胜数的曲目去展现自己的男高音。对于一个男高音而言,音乐文学是所有表达中最富有变幻的语言,而谱写的高音乐曲也总是蕴含了丰富的情感。我从小就热爱各种音乐,而且伟大的歌剧咏叹调本身就是最好的流行音乐,现在的流行音乐中常常会带有这些优美的旋律。

    我非常希望你能与我一起分享这段快乐的旅程。 ——卢奇亚诺.帕瓦罗蒂

    乔治.亨德尔(George Handel)的歌剧不仅在此首演,事实上他的许多歌剧和宗教剧都是为这座歌剧院而特别创作的。从1735年直到1759年去世,他一直在这里定期举办季节性演出。

    5.波修瓦歌剧院

    THE BOLSHOI

    俄罗斯莫斯科

    电话:7-(095)-250-73-17,www.bolshoi.ru

    俄罗斯最悠久的剧院建筑与世界上最好的交响乐团在此交汇,莫斯科久负盛名的波修瓦剧院(又名莫斯科大剧院)经历过火灾、战争和革命。里面令人惊叹的新古典主义廊柱、骑着战车的阿波罗穹顶,渐渐地为你铺开一幅幅绚丽辉煌的画卷。

   四个包厢和顶层的游廊环视着下面的乐池,乐池中摆满了18世纪齐本德尔式的椅子,每一把都装饰着红色的锦缎。顶级的舞台以它著名的芭蕾舞团而久负盛名。《天鹅湖》、《黄金时代》和《罗曼达》……由首席编舞家格日格诺维奇(Yuri Grigorovich)编排的这些经典作品都是在这里完成的。

    6.悉尼歌剧院

    SYDNEY OPERA HOUSE

    澳大利亚悉尼

   电话: 61-2-9250-7111, www..sydneyoperahouse.com

    富有强烈现代感的悉尼歌剧院,坐落在悉尼港一块伸出的小岬角上,可以欣赏到帆船密布的海上景观。即使对演出不感兴趣,剧院建筑本身就值得一看,旅行团常常就是这么做的。杰恩?乌特松(Joern Utzon)的设计灵感是将一连串的贝壳和帆船叠在一起。1973年,这里举行了盛大的揭幕式,首场公开演出是普罗科菲夫(Prokofiev)的歌剧《战争与和平》。  

    这里每个独立的剧场都镶嵌着各种特制的木头,以增强演出的音响效果和视觉美感,每个主表演区都带有自己独立的休息厅。

    7.巴黎歌剧院

    PARIS OPéRA

    法国巴黎

    电话:: 33-(0)-1-72-29-35-35, www.opera-de-paris.fr

    即使在巴黎这样一个建筑奇观屡见不鲜的城市里,巴黎歌剧院的正面依然会让你为之怦然心动。这座装修精美,有着皇冠式圆屋顶的建筑修建于1875年。剧场既适合上演芭蕾舞又适合歌剧。这里拥有一些世界上最宏伟的仪式场地,正是它们让这里显得更加迷人。

    富丽堂皇的剧院内部,完全符合法兰西第二帝国的欣赏品位和审美标准。1962年,超现实主义画家马尔克?夏加尔(Marc Chagall)在歌剧院加尼尔宫屋顶创作了新的壁画。这些伟大的作品丝毫没有同原有的装饰相冲突,反而愈加凸显它的精彩。

    8.皇家歌剧院

    OPéRA ROYAL

    法国凡尔赛宫廷剧院

    www.chateauversailles.fr

    在精美绝伦的凡尔赛宫殿里,皇家歌剧院的内部构造处处闪现着智慧的火花。他们把木质的墙体粉刷成大理石花纹,简直完美之极。金色与“大理石”的粉色和绿色,窗帘的天蓝色,以及整个的内部装潢都搭配得非常协调。这里完全舍弃了传统意大利剧院的风格,两层包厢环绕着舞台,顶部巨大的廊柱,在镜子的反射下,正延伸到无限远。

    1769年,加布里埃尔(Ange-Jacques Gabrielle)为了当时的王子,也就是未来的路易十六皇帝,和奥地利公主Marie-Antoinette的婚礼而修建了这座剧院。法国大革命后,剧院偶尔举行一些大型的仪式庆典。今天,这里常有一些特别的演出表演。

    9.维也纳国家歌剧院

    VIENNA STAATSOPER

    奥地利维也纳

    电话: 43-1-514-44-0, www.wiener-staatsoper.at

    这里修建于1869年,以演出莫扎特的《唐璜》为首场演出剧目。长久以来,这里被誉为维也纳音乐生命的心脏,也是世界最高级别的歌剧院之一。尽管剧院的大部分建筑都在同盟国为了结束二战而在1945年3月12日投下的炸弹下被毁坏,但那些壮观的楼梯和一些公共区域却神奇地保留了下来。想要知道空袭前这里是什么样子,你可以穿过主大门进入售票大厅。你将看到,俄国结束奥地利的占领后重新开放的剧场。重新开放后的第一场演出剧目是贝多芬的《费德里奥》,一首关乎于自由的赞美之歌。

    10.亚马孙剧院

    TEATRO AMAZONAS

    巴西马瑙斯

    www.teatroamazonas.com.br

    当有钱的农场主决定在亚马孙中心修建一座歌剧院时,他们几乎不惜任何代价去完成每一个细节和建筑构架。由于那位固执的农场大亨的坚定不移,辉煌显赫的亚马孙剧院成为欧洲歌剧院的最强尽对手。众多的艺术家共同完成了这件作品——克里斯皮姆?德?阿尔拉马(CrispiM Do Arnaral)绘出了那些低垂的曼妙窗帘,多梅妮卡?德?安杰利斯(Domenica de Angelis)则把贵宾室好好地妆点了一番。

    椅子:波修瓦剧院的后台

    几年前,我与一家著名的芭蕾舞团合作拍摄一部名叫《波修瓦剧院的后台》的纪录片。我特别偏爱那些舞蹈演员,她们敏捷,灵巧,不辞辛苦而且美丽动人。

    整个的拍摄过程,我1.98米的身高似乎与她们格格不入。在一段彩排的空隙,作为踢踏舞演员的我,忍不住显露了一下我的时间步法(time steps)。所以在一段时间里,我总宣称自己曾在波修瓦的舞台上跳过舞。

    著名的芭蕾舞大师和编舞家格日格诺维奇(Yuri Grigorovich)招待了我,很显然他因我的到来非常开心,每天都称呼我为“伟大的兰德德”,我似乎成为他眼中一个奇怪的研究对象。我不太明白其中的原委,是因为我们都有跳踢踏舞的曲折经历,还是因为他喜欢我的布法罗舞姿(Buffalo shuffle)。 拍摄期间,我顺便还参观了克里姆林宫,文学大师托尔斯泰的房间和普希金博物馆。我对莫斯科有着浓厚的热情,我热爱俄罗斯的文学、音乐和这里的人,但我更爱他们对舞蹈的巨大贡献。可是,正当我陶醉其中的时候,我的拍摄任务就已经结束了。

    我称赞过波修瓦乐池区的椅子,他们完全不像音乐厅的座席,而是制作精美的齐本德尔式座椅,软垫外包裹着丝绸锦缎,完美得如同大剧院的建筑本身。后来,格日格诺维奇送了我一把。

    这是来自波修瓦剧院的椅子!他真是太慷慨了!

    “献给我伟大的兰德德”,他补充道,“在俄罗斯,你还必须去看看基洛夫芭蕾舞剧团。没有经历这里的一切,你是不可以离开的。”

    在我要离开莫斯科的时候,伟大的波修瓦大师用斯拉夫语给我开了一封介绍信,信笺的上方附带着公务印戳,是写给基洛夫——他最主要的对手、著名的圣彼得堡芭蕾舞团。然后他说,“再见,我的朋友,我们会再见面的。”

    带着介绍信,我踏上前往圣彼得堡的旅程,找到了基洛夫芭蕾舞团。看完信以后,这位芭蕾大师惊讶地看着我。让我无比开心的是,从那天起,我每晚都被邀请去总统包厢,享受晚餐的宴请,整个芭蕾舞团都让我着迷。俄罗斯人的热情总是随处可见,但对我的招待似乎有点太过于夸张了。究竟是为什么?我甚至都还没有给他们展示我的软底舞鞋,或者跳跃和旋转的舞姿。后来,我知道了原因。

    基洛夫芭蕾舞团由法国人让?皮埃尔?巴蒂斯塔?兰德(Jean Pierre Batiste Lande)先生组建,他曾被凯瑟琳大帝邀请来到俄国给这里的1上舞蹈课。后来,他留在了这里,并将芭蕾带入了宫廷,接着,俄罗斯芭蕾舞学校从此诞生。

    回顾一下历史背景:1689年,彼得大帝结束了他漫长的西部旅行。回到俄国后,他便邀请了一些艺术家来到他的国家。后来,因为彼得大帝和凯瑟琳皇后被兰德学生们的演出深深打动,建立了圣彼得斯堡皇家芭蕾舞学校(St. Petersburg Imperial Ballet)。接着兰德的芭蕾舞团开始在圣彼得斯堡剧院登台演出,后来这个剧院改名为Maryinsky,最后被称为基洛夫大剧院。许多国际大师都曾在基洛夫大剧院登台演出,这里成为了全世界芭蕾舞的中心。欧洲的舞蹈家们从俄国归来,总是带回很多剧院的美丽故事以及奇妙的体验,当然,还有他们作为“外国艺术家”的慷慨报酬。

    正是这段历史让我成为这里引人注目的焦点。兰德是俄国芭蕾舞的奠基人。有时,我过于害羞去否认这种遗传;有时候,我简直觉得太好笑了。事实上,格日格诺维奇在介绍信里给他的朋友们开了一个绝妙的玩笑,说我是兰德先生最伟大的后代。

    信是作为他个人的颂词送出的。当我知道这个“阴谋”的时候,只能羞怯地低下我的头,越少说话越好。事实上,格日格诺维奇是为了整个波修瓦的娱乐气氛而精心设计了这个骗局:“这个0兰德正在那炫耀着自己呢。”

    我怎么才能说出1呢?或者背叛格日格诺维奇?我的沉默被理解成为谦虚,并且获得持续的赞赏。我希望故事能够就此结束,但问题是还关系到格日格诺维奇赐予我保管的珍贵的椅子。

    不过,我很快就意识到,没有人可以携带任何古董离开俄国,特别是来自波修瓦的珍品。我觉得,他一定在等待我从西伯利亚集中营寄给他盖有KGB邮戳的明信片。我该怎么办呢?

    基洛夫成了我的救世主。我向他们说明这把椅子让我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尴尬,他们也为我也倍感可惜。怎么说,波修瓦已经出人意料的把椅子给了我,他们怎么能够拒绝伟大的“兰德”呢?

    他们给我想出了解决办法,就是我先买一张票前往赫尔辛基,其它的事情基洛夫会负责为我解决。接着,基洛夫给了我一封给芬兰家具专家的介绍信。

    接着,在他们的风景画店里,一会儿功夫,我的椅子就被拆散了,并涂上了可洗刷的水彩颜料,拣出其中的一部分塞进一个粗麻布袋里。除此之外,这家道具商店,还给我提供了一份文件,熟练地在上面盖了印戳,上面证明我是一位穷木匠,带着模具来到俄国想寻找一家生产商。哎,我又被推荐给芬兰的一家子公司——芬法联合贸易公司(Finnish-Russian Cooperative Furniture Exchange)。

    我在乘坐前往赫尔辛基的夜间列车,感觉自己像是从事间谍活动的詹姆士?邦德,并带着我那近乎没有封口的麻袋通过了海关。到达芬兰后,这里的人们齐心协力帮我完美复原了那份珍贵的财产。

    今天,我坐在我的椅子上。我可爱的俄罗斯妻子纳塔利娅对此充满了敬畏。作为舞蹈家的她并不确信我是否是伟大的让.皮埃尔.巴蒂斯塔.兰德的后代。其实我也不确信,不过我确信这将是非常难得的一段经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