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意大利旅游网 > 意大利 > 佛罗伦萨

他乡遇新知

   最近,去了一趟欧洲,有幸结织了两个在异国他乡打拼的华人。虽是新知,却也一见如故,同是中国人嘛!他们创业的故事令我感动,而他们在欧洲对中国的观察与思考,更令我有一种异样的触动。

    一位是意大利佛罗伦萨Mister Hang中式快餐店的老板。三十多年前从浙江温州移民过来,跟随叔父在佛罗伦萨从事皮包制作,每天都要干到凌晨三四点钟,最后只能蜷缩在0里睡上一觉。笔者找到这家快餐店时,一台老式收录机正在播放两年前国内流行的一些歌曲。老板快人快语,不要以为在国外就一定能混得好,我们现在很想回去,可是回不去了,儿子、女儿都在这边长大,他们连中国话都不太会讲,而且现在都已成家立业,我们回去了,必然又要牵挂这边。其实,这边生意也不是那么好做,收费也多,税收也重,而且一年到头没有一天歇得下来,外国人过节,歇不下来,我们的春节,还是要忙,因为这边的客户多半是意大利人,人家又不过节,唉,其实,国内现在发展的机会更多,像很多温州人靠炒房就发了大财,而在这里,想炒房那是不可能的……

    一位是全程陪同我们欧洲之行的导游陈静文,二十年前,他只身从上海来到法国闯荡,初到巴黎这个“浪漫之都”,什么事都干过,什么苦都吃过。现在,他在巴黎已经有车有房,两个女儿大学毕业,一个女儿大学在读。陈导游说,当年他辛辛苦苦出来打拼,而他现在倒想把女儿送回国内发展了。他的理由是,孩子一直在法国长大,太单纯了。因为法国人与人之间相处很简单,人的心态也很平和,而这样的环境,对于一个人的健康成长、持续发展未必全是好事,人应当有对逆境、险境的准备和心理承受能力。

    改革开放之后,越来越多的人踏出国门,寻求发展的机会,而现在一些身在异国他乡的华人,为什么又有了一种想回来的念头呢?而他们选择回来的理由,尤为耐人寻味。私下聊天时,陈导游不肯苟同意大利中餐店老板“国内发展机会更多”的说法,他认为,水清则无鱼,浑水可摸鱼,国内现在有很多发展机会,某种意义上只是因为它是一潭“浑水”,法制不够健全,体制不够成熟,不像西方国家,在法制、体制框架内,你几乎找不到什么界定不清的空子可钻,一切都得按法律、规章制度办事。

    陈导游的说法,仅是一家之言。不过,咱们的人文环境确实有些复杂,复杂程度在世界上或许也是名列前茅:咱们一些人与人之间常常不是互相信任、互相帮助,而是互相猜疑、互相提防;在有限的发展空间里,一些人更是相互排斥、相互诋毁。“人人心中有,个个笔下无”,不仅仅是备受推崇的写作技巧,更多的时候已经成为咱们妇孺皆知的一种表达艺术,说的、想的和做的常常是两码事,连“国学大师”季羡林也公开承认自己奉行这样的说话原则:假话全不讲,真话不全讲。为什么不能把所有的话都说出来呢?是不是讲真话的代价太大了呢?

    人际环境的复杂,往往又造就了一批复杂的新人,制造了一堆复杂的琐事。易中天在《闲话中国人》里就说过这样一段“闲话”:中国人耿直却又圆滑,坦诚却又世故,多疑却又轻信,古板却又灵活,讲实惠却又重义气,尚礼仪却又少公德,主中庸却又走极端,美节俭却又喜排场,守古法却又赶时髦,烧香算命却又无宗教感,爱抱团儿却又好窝里斗,爱挑刺儿却又会打圆场,不爱管闲事却又爱说闲话……

    国内人文环境的复杂,有历史的原因,也有体制的问题。旁观者清,海外华人在异国他乡对中国的观察,值得我们引以为鉴,而我们作为当局者,在这块熟悉的土地上,更应该理性地思考国家和民族的未来。陈导游的大女儿现在正在上海一所大学读硕士,同时兼任一家法国品牌的中国代理。她选择到父辈的故土来留学,是想提高对逆境险境的免疫能力、对复杂环境的适应能力,还是要寻找浑水摸鱼式的发展机会?也许,在另一个和谐而又相对简单的文化环境里,借用咱们处理人际关系的那一招两招,真的能出奇制胜、独领1,然而,我们最终能收获心灵的平静吗?人内心的和谐,才是最重要、最持久的和谐,而这也正是我们今天大力建设和谐社会的初衷。(来源:香港大公网,作者:周云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