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意大利旅游网 > 意大利 > 佛罗伦萨

古老城市佛罗伦萨 花开的年华

  花开的城市

    清晨从罗马出发,经过两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到达了我梦想已久的“翡冷翠”。早上八点多,初夏的阳光照在这座古老的城市上,仿佛给古城镀上了一层金纱。那些来自亚平宁火山下的大理石,被阳光照了上千年,仿佛有了生命,有了呼吸,如一枚枚花朵,装点了翡冷翠的门楣。公元前59年,罗马人就在这里建起了方形古堡式城市。许多的人,许多的思想,许多的诗歌和雕塑,都从这个 城市出发,或者在这个城市里收藏。文艺复兴的璀璨寄居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随处可见天使和圣母的雕塑,重重叠叠堆满了——似乎每一座建筑都有故事,每一个雕塑都有灵魂。站在米开朗基罗广场望过去,整个翡冷翠是棕红色的,仿佛被时间镀上了一层锈。翡冷翠,不像罗马那样势力庞大,不像威尼斯那样妖娆妩媚,她是温和淳厚的,如一朵慢慢开放的花朵,即便是翡冷翠最有名的“黄金桥”从外表上看也是朴素而亲切的。很多世纪以来,人们来了又去了,翡冷翠铺就的路面磨出了光亮,散发着岁月温润的光芒。石板路面上的花纹已看不出来了,脸上的沧桑刚浮出一层,便被像我一样的过路者踩踏干净,泥土一样带到别处。露出来的是她仍然拥有那么细腻油润的肌理,像个越活越年轻的老人。

  

    我在这样的窄街里慢慢地走着,轻轻的赞叹着,几乎所有的门楣上都挂着标牌,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这里发生过什么大事,有什么人在这里出生或者故去。我曾在艺术史和文学史里无数地读到过他们:写过《神曲》的但丁,画过《蒙娜丽莎》的达·芬奇,雕塑过《大卫》和《圣母怜子》的米开朗基罗……走在这样的小街里,有些兴奋又有些小心,我想,这一刻我的脚印在和哪位大师的脚印重叠?那些记忆深处里的历史、传记、小说等,在阴暗狭窄的小巷里,在流泉四溢的广场上,一下子都被激活起来。也许就在这个台阶前面,达·芬奇跟米开朗基罗交换过钦佩而又戒备的眼光;也许在那个街角,切里尼拔出配刀跟他人生死相搏。在通往主教堂DUOMO的穹顶的台阶上,采光口的侧壁,有一块用玻璃板压着的淡淡的碳笔题字,仔细看,写的竟是“拉斐尔到此一游”,让人不禁想到,这位艺术殿堂里的尊神,也像平凡的我们一样,不免要做一些淘气的事情。而我,此时此刻正踏在他的足迹上。

    长廊与大卫像

    去过翡冷翠的人都熟悉这条长廊,长廊连着大名鼎鼎的乌菲兹博物馆和市政广场,它本身就是一座露天雕塑的陈列馆。两边高大的屋檐下,立着许多巨大的大理石雕像。有趣的是,他们不是想象中的神明,而是现实中的真人,或是哲学家、或是数学家,或是天文学家,或是艺术家……翡冷翠人以这种方式纪念着他们,让他们几百年来站在这里接受千万人的仰视——长廊的雕像如此之多,细细看下来脖子非仰酸了不可。

    无论如何都不可错过的就是广场上的大卫像。眼前的大卫刚刚放下牧羊鞭,正要去和入侵者哥利雅决斗。他手握石子,随时准备把它投向敌人。忧愤的目光里,有着钢铁一般的凌厉和不屈的倔强。大卫的这个姿势,被米开朗基罗从公元1503年一直定格到现在,成为一种不朽和永恒。有大卫的地方,就会有无数纷至沓来的脚步。尽管原作被安置在美术学院的展厅里,可是这个复制的大卫依然吸引了众多的人。也许阳光下的大卫更让人有生命的感动,也许大卫的美,就在于他能以这样的姿态,直接而鲜明地站在世俗面前。欧洲在中世纪之前是神的时代,文艺复兴之后才是人的时代。在米开朗基罗的眼中,大卫的身体是挣脱了束缚的,裸露的,上面洒满了阳光。米氏通过大卫,让人的肢体如花朵般完美地展开,让人体如花朵般圣洁美丽。广场上看大卫的人和被看的大卫,心里心外,如蓝天丽日,晴朗无遮。

    “花之圣母”大教堂和布鲁内莱斯基

    翡冷翠最著名的一组建筑——花之圣母大教堂(主教堂)、洗礼堂和钟塔被紧紧包围在Duomo广场中心,人们要一直走进广场,抬起头来,才能看清主教堂的立面。广场和周围的街道,密密排着各色店铺,人来人往,非常繁华。这组建筑群不象比萨的那样仿佛是专门供人欣赏的陈列品,而是兴高采烈地挤在市民日常生活的漩涡之中。1296年开始建造这主教堂的时候,市民们正陶醉于从贵族手中夺回政权的胜利中,为了庆祝胜利而建造这主教堂。这是一座由白色、粉红、绿色大理石按几何图案装饰起来的美丽大教堂,除了白、粉、绿三主色外,还有红色、黄色、褚色……再加上一排雕像。主教堂的性格热情而欢乐,凝结着翡冷翠市民热烈的情绪。

    而花之圣母大教堂最出名的是它那技巧仿自罗马万神殿的圆顶,神乎奇技是最好的形容词。这也是全城建筑的最宏大的交响乐,是天才建筑师布鲁内莱斯基绝世之作。教堂高91米,巨大的穹顶直径45米,布鲁内莱斯基居然不画一张草图,不作任何计算稿,甚至不搭内部脚手架,完全凭心算和精确的空间想象开始动工。他不光是一个建筑天才,也是一个谋略家,他知道一个对手随时想抢走他的设计单,所以他不留下任何图稿,让整个工程变成他一个人内心的秘密。事实上,后来有人尝试替代他,却不知如何建造下去。还一度把他关进牢里,最后还是得请他出山。1436年教堂落成时,连教皇也惊讶于这个“神话穹顶”。

    布鲁内莱斯基像作曲一样设计了大穹顶的空间节奏,在光线的尽头荡漾着起伏的音符,每一个起承转合,都有变奏的美感。以至于它落成时,从荷兰来的一位音乐家大受感动,专门写了一首管弦乐曲,并在典礼上演奏。

    现在,你盯着这个漂浮空中的大穹顶看半个小时,还是想象不出来当时没有脚手架是怎么造的。

    在Duomo广场,还有乔托钟楼(Campanile di Giotto)和八角形的圣乔瓦尼洗礼堂(Bittistero di San Giovanni),三座大的建筑构成一体,显得格外雄伟壮观。洗礼堂以被米开朗基罗称为“天国之门”的东门而著名,是基贝尔蒂的旷世之作。与北门的哥特式不同的是,东门采用的是脱哥特式的1法,将《旧约全书》的故事按情节分成十个画面,分别镶在十个框格内,十分精彩。

    黄金桥和金匠

    翡冷翠在中世纪崛起时,很多家族是靠做丝绸和皮革发的财。当世界还没有听说过巴黎服装的时候,翡冷翠的美丽织物、皮件已经流通到整个欧洲,直至阿拉伯。带来的财源滚滚,开了大银行、商行,1252年翡冷翠城铸印的金币“Fiorino"是整个欧陆和地中海流通的“国际”货币,犹如“美元”的角色。

    翡冷翠人一向毫不掩饰他们对金子、银子、宝石等名贵珍奇的热爱,而且有很优雅的品位和造型天赋,有几百年来被认为是很神秘的精妙技术,可以使这些没生命的石头、金属变成艺术。翡冷翠的首饰制作,成了另外一大传统。

    中午的阿尔诺(ARNO)河古桥Pnote Vecchio上 人来人往,就是著名的“黄金桥”。两旁拱廊里的玲珑小店,一个接一个的百年老字号,都是金银首饰店。在桥当中是一个可以看见河景的小广场,年轻恋人的约会地点。站着的那尊古老的铜像,不是公爵、将军,而是本城古代的一位著名的金匠Benvenuto Gellini。

    这座桥是翡冷翠唯一的古桥,保持了原始的廊桥风格,是一段活着的传奇。此桥落成时,桥上的店家是屠宰牲畜河各种熏腊肉类的店铺。到十六世纪时,美第奇家族的科西莫一世大公要经常过桥到河对面的“Pitti 宫”去。名师Vasari 专门为他造了从“市政宫”,跨过此桥左翼的屋顶,直通“Pitti宫”的著名“瓦萨里廊道”。

    这座桥的身价由此顿升,出于大公爵的意愿,桥上的店铺全被城内显赫的金、银首饰业者独占,一直到今天,这座古桥都是城里惹人注意的“珠宝长廊”。整整四百年,不管沧桑沉浮,大战来,大战去,从不让任何别的行业在此插足。而他们的守护神,就是这雕像上的金匠。

    不要小看一个翡冷翠的金匠,当年此城的手工业者不是一般的小作坊主,而是一群结成工会,呼风唤雨的行业势力。他们工艺高超,对细节投入像个艺术家,做生意像个商业家。可以在十三世纪就可以在这商城参加执政团,连美第奇家族上台也要借助他们。在翡冷翠,他们不是配角,而是重要的主角,今天仍然如此。他们代表的是一种精神,一种翡冷翠的创造力。

    在离古桥不远的Palazzo Feroni宫,现在是著名的时装公司Salvatore Ferragamo总部;横扫天下的品牌Gucci的老家也在这;今天,斜着连写的Salvatore Ferragamo 招牌出现在巴黎、东京、纽约、台北、上海等等国际大都会的街头。他的后代生活在郊外十六世纪大贵族Strozzi留下的别墅里,还在托斯卡纳乡下拥有大片土地,从头到脚如同昔日翡冷翠望族。

    夕阳下的花之都

    夕阳西下,再次登上阿尔诺河南岸小山上的米开朗基罗广场,斜阳把翡冷翠染成一片金黄,主教堂饱满的穹顶跟瘦高的钟塔,挺立在低矮的赭红色城市之上,构成很美的轮廓线,翡冷翠像个迟暮的美人,从岁月的深处向我们走来……不远处,圣米里亚托教堂,静静地屹立山顶。白绿相间的大理石块,拼叠出浪漫又庄严的几何图案。巍然耸立在米开朗基罗广场中央的大卫雕像,深情地守护着山脚下的一景一物。缎带似的阿诺河,脉脉流淌,日夜不息。白天接待了成千上万朝圣者的乌菲兹博物馆Galleria degli Uffizi)此时稍稍安闲了下来,仿佛踱入了玫瑰色的梦境。只有那些背包客,还在圣克洛齐教堂里,辨认铺在地面地276块墓碑上的拉丁文。青少年的脚步还不曾停下来,他们从一处跑到另一处,与波提切利、达文西、拉斐尔和卡拉瓦乔等文艺复兴前后期的大师们,来一场心灵的交会。造形奇特的韦奇奥桥上,橱窗里的金雕银琢,闪烁着诱人光芒。山坡上的皮蒂宫里,在暮色中闪着华美的光芒,那里面美第奇家族的丰富收藏。庄严的梅迪奇教堂里钟声敲响,创造翡冷翠的几代家族在此安眠。而米开朗基罗所雕的《昼与夜》、《黎明与黄昏》两座雕像,更传颂着贵族豪门与艺术家之门,相知相惜的感人遇合。隐在附近巷弄里但丁故居又将迎来一个宁静的夜晚。美丽的翡冷翠,给予诗人源源不绝的灵感,而诗人更以精萃的诗文,回馈古城,使她益添丰华。大卫,是翡冷翠的灵魂,人们把真迹典藏在馆里,而在市政厅前放了一个“分身”,在米开朗基罗广场又放着一座更大的仿作。于是,“大卫”融入了翡冷翠的空气中,与居民共度晨昏,共享日月。而远来的游客,在每个季节里,总也有幸与“大卫”共徘徊。

    翡冷翠还有什么还说的,在这个诗一样优雅的城市,在这个永远在花样年华的城市……(东田)

    一、 国际交通:

    意大利航空公司在中国没有开辟航线,其主要航线在欧洲大陆。由中国前往意大利可搭乘德国汉莎航空公司或者法国航空公司的航班先前往法兰克福或巴黎,再转机前往意大利。(根据国际航班的规定,如果购买了洲际长线航班的往返机票,免费送两程欧洲内陆机票。)

    德国汉莎航空是中国市场上最大的欧洲航空公司,拥有中欧航线上最频繁的直飞航班,详情请查询资讯网站: www.lufthansa-greaterchina.com

    意大利的国内线由Alitalia 航空、Aerotrasporti Italiani 航空、Alisarda 航空等3家航空公司负责飞行。主要航线在米兰、热那亚、威尼斯、罗马等地和撒丁岛、那不勒斯等地。

    二、 国内交通:

    以火车和大巴为主,乘火车由罗马到翡冷翠一个半小时,翡冷翠到威尼斯3个半小时。

    城中心圣母百花广场距离中央火车站步行约15分钟。市内交通以公共汽车为主,但景点相距不太远,一般步行可以到达。13路公共汽车是一条旅游专线车,从中央车站出发,经过米开朗基罗广场再回到中央车站。

    三、 住宿: 比较经济实惠的是位于维安山的青年旅馆,由一座贵族宫殿改造而成。周围风景清幽,从中央火车站前的汽车站乘坐7路车到终点站下,再步行10分钟上山可到。每个床位22欧元,一般一间房住6个人。

    四、 餐饮 翡冷翠各种高中底档的餐馆有不少。意大利通心粉的价格一般为6欧元一份,快餐10欧元一份。

    五、 景点集中在老市区,道路比较窄而车流量大,旅游大巴不能进入景点区,所以游客都要走不少路,穿一双舒适便利的鞋很有必要。

    六、 进教堂不可穿短裙、短裤或背心。

    (中国网)

上一篇:谁能让威尼斯免遭灭顶之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