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意大利旅游网 > 意大利 > 西西里

西西里——得墨忒尔的土地

阳光明媚的西西里,很古的时候被称之为神奇的特里纳克利亚(Trinacria)。西西里是活在久远的历史里,活在美丽的神话和传说里。她的那些城镇,那些山,那些水,荡漾在那遥远岁月的记忆中。

   我一直迷恋这块神奇的土地。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第一次踏上过这块土地,多少年来,我不断地探访她。我喜欢巴勒莫的辉煌,喜欢卡塔尼亚的繁荣,喜欢阿格里琴托和锡拉库萨的古韵、墨西拿的钟声;我欣赏埃特纳火山的壮观、陶尔米纳的秀色;也为坂达里卡的岩洞墓群的久远、卡萨莱的罗马别墅镶嵌画的精湛和诺托谷地的晚期巴洛克城镇而惊叹;我喜欢听那些考古学家、人类学家和民俗研究家讲西西里的历史和传统,更喜欢听那些老住民讲这里的神话、传说和典故。我喜欢去那些大的城市去寻古,更喜欢到西西里腹地的村镇里觅奇。

  

   夏侠如是说:西西里的腹地、干燥的西西里……我们说,她有一种特殊的美。你只有慢慢去品味或当你远离她的时候才能体会她的美。她会留在你的记忆里……这需要时间,需要智慧。

   西西里的腹地,是一个阳光普照的地方,地中海温柔的清风拂煦着大地,清澈的河水静静地流淌。

   这是大地和丰收女神得墨忒尔居住的地方。很古的时候,这里就已经有人居住,那时候这些先民没有名字,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们。后来他们被认定是西卡尼人(Sicani)和西古里人(Siculi),再后来他们成了西西里岛的主宰,他们信奉和深爱这块土地。在科学发达之前,这些先民和他们的土地被认为是从大地的震动中孕育出来的。

   得墨忒尔女神和她的女儿普罗塞庇娜的神话传说在智慧人类出现的黎明时代就产生在这个沟壑绵延的山区。

   得墨忒尔是宙斯的姐姐,希腊神话中的大地和丰收女神。她给予大地以生机,教授人类以耕耘,她也是正义女神。得墨忒尔深情地爱着这片土地和她的人民,她对自己的工作尽心尽责,每天都到各处巡视。她给干涸的土地带来雨露,在荒野中辟出沃土;她使五谷丰登,百草繁茂。人在她的呵护下过着丰衣足食的幸福时光。她与宙斯生下普罗塞庇娜。这姑娘长着一头金色的秀发,美丽而又善良,深得女神的宠爱。一天,普罗塞庇娜与其他仙女一起在恩纳采花,突然天崩地裂,大地也随着战栗起来。一声巨响,在她面前出现了一个大洞,洞中光亮耀眼,不一会儿,呼的一声跳出了一辆四匹黑马拉着的金车。普罗塞庇娜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普罗塞庇娜被得墨忒尔的哥哥——也就是冥王哈得斯抢去做了冥后。女儿失踪了,但无人敢告诉得墨忒尔1。母亲因失去女儿,到处寻找女儿,她再无心过问耕耘,令大地失去生机。最后宙斯和众神无法容忍大地和万物荒芜,说服哈得斯将普罗塞庇娜还给得墨忒尔。然而哈得斯说服普罗塞庇娜吃了冥府的石榴籽,这迫使普罗塞庇娜每年有三分一的时间住在冥府,三分之二的时间则返回人世,侍奉她的母亲。以后,每当普罗塞庇娜留居冥间,得墨忒尔便愁眉不展,大地休耕。而女儿一旦和她团聚,女神便喜笑颜开,大地和草木复苏,群芳争艳,勃勃生机。

   2001年,这块古老的特里纳克利亚的中心地区成为了世界地质公园。这个地质公园象其它地质公园一样本着尊重人类自然遗产和研究人类发展的轨迹的共同精神为世界提供了丰富的佐证。

   这个地质公园的名字来源于与埃特纳火山连绵的山脉最高山头的名字,是史前传说的女神得墨忒尔和她的女儿普罗塞庇娜居住的神圣地方。

   恩纳,是一座古老的城市,西塞罗赞她为“神殿之城”。而今,尽管那些远古的遗迹所剩无几,然而记忆的长河里永远保留了得墨忒尔女神罗马拉丁化的名字——赛尔斯女神,仿佛她依然赋予大地以生机,教授人类以耕耘。

   考古学家比亚焦•巴契曾描绘过这样的现象:最早的基督教的传播者们将古老的司掌农业的赛尔斯女神与恩纳地区古老的司掌种植亚麻的神祗“佛罗内斯神”和谐地结合在一起,创造出了基督教最早的圣母形象——绿色山谷圣母。

   当基督教在这个地区开始传播,并且超越了伊斯兰信仰而成为主宰地位的时候,“到访的圣母”便成为恩纳地区的守护神。

   直到今天,每年的7月2日是恩纳的守护神——“到访的圣母”的节日。这一天,全城沸腾,恩纳人身着古老的服装庆祝这个神圣的节日。那些抬华丽庄严并且沉重的圣母神辇的信徒们穿着祖传的白色短袖长袍,着白色寓意为纯洁透明。圣母神辇在欢呼雀跃的人群声中穿过全城,直至萨尔沃山上的圣殿。千万只眼睛注视着,心焦急地期盼着,惟恐抬神辇的人有点闪失。抬神辇的人若表现出那怕微小的踉跄或疲劳的动作都会被认为是来年收成不好的预兆。

   什么是赛尔斯女神的这块土地的灵魂和本质呢?朱塞培•托马斯如是说:当你登上她的最高峰或象飞鸟一样从空中俯瞰,你就会发现田园般的西西里在永恒的静谧中变成了一匹骏马。它仿佛随时会飞腾起来,然而却总是巍然不动。

   西西里北部绵延着阿尔特西纳山脉,山峦中点缀着许多古色古香童话般的城堡,古堡土红色的塔楼鳞次栉比,象一把把利剑冲向蓝天。古堡四周的谷地上是金黄色的麦田。

   这是一个充满英雄史诗的地方。阿尔特西纳山正是由于它那高耸的雄姿而得名。古罗马人称它为“天山”,意为与天同高的山。

   这一切都是对于古老的特提斯海(Tétide,即地中海古老的名字)地质变迁的记忆。这里原是热带海洋,由于地壳的变化形成了地中海。这个大洋的古老渊源和地中海形成的地质变迁成为地中海显著地质文明的历史。

   原先,古老的地中海的海底很深,河流将陆地的泥沙带入海底,经过2300万年泥沙的沉积,形成了如今的地质状况。海底的平面渐渐升高,原因是河水将大陆架大量的浑浊的泥沙和小石子带入海中,海底发生了强烈地震,使海底的岩石发生剧烈变化。这些不同本质的物质多少万年后变成石英岩。地壳的变化又使这些石英岩石从海底浮现出水面,石头的表面被磨得光秃秃的。这些石英石是那些观赏石中最不可思议的岩石。这些岩石是来自海底的,是海的印记。

   600万年前,连接特提斯海与印度洋的海洋通道闭合,由于降水少,海水温度高,蒸发量大,入不敷出。巨大的盐湖覆盖着曾经为海床的其他部分。海平面下降,经过漫长的岁月,最终使地中海成了干涸的海谷地。这些水文地质条件致使所有原始高等和复杂的生物被毁灭。

   这是被地质学家认定的地中海“墨西纳阶盐分危机”时期。这个时期,地中海只有单细胞的生物存活,这可以从带有氧化硅壳的化石岩层中看到,即现在海底的一层层叫做“的黎波里化石”的岩层。

   水的匮乏和岩浆的沉淀,变成了石灰岩,渐渐地形成了这座高原的基本岩石现象。

   在距今约500万年前,由于强烈的地壳运动和大西洋滚滚海浪的日夜冲刷和侵蚀,在直布罗陀地带的地峡处首先形成了一个缺口,使大西洋的海水流入了干涸的地中海。由此结束地中海的危机。一股涓涓细流注入了干涸的地中海。地中海得以重生。

  今天,地中海海底还有大量的墨西拿盐分危机时代的盐石岩。在别的地方是很难看到这个奇观的。西西里却保留无数墨西拿盐分危机时代的盐石岩。

   在这些岩层里曾经存活着原始微生物。从遗留的痕迹来看,这些微生物是介于生物和矿物质之间的物质。含有硫磺的沉积层在几百万年后便成为那些整日流着汗水和付出辛勤劳动的硫矿工人的场所。有的沉淀层将演变成钠盐和1。

  史前,先民们经常爬到山上,开凿洞穴,挖掉石头,做成墓穴。墓穴中设有祭坛,并建有蓄水池。这些洞穴渐渐地变成了他们的住所,再后来他们建了神庙、古堡和教堂。

   最具神奇魅力的是勒瓮佛尔特和阿尔特西纳山脉中的那些城堡。在两个陡峭的山头上现在还有沽泽塔城堡和塔威城堡的遗迹。

   在沽泽塔城堡的山脚下,卡塔尼亚大学的研究者发现了一块巨大古海底的山脊,是三叠纪时期形成的海底岩石,这是这个地质公园里最古老的岩石,大约是距今2亿5千万年到2亿年的岩石。

   在塔威一带有许多古建筑的遗迹和散落各处的瓷器痕迹,也有阿拉伯人和诺曼人统治时期那些冶炼作坊的遗迹。

   再向南面的一带有一个很长的石英岩带。经久不息的格勒斯迪河的河水日夜地流淌,象一把锐利的刀剑将它断了开来。

   这些极具魅力的岩石的断面显现出海洋留给它的痕迹:从上面可以看出一层层的积淀和形成岩石的痕迹,更多是先民们开凿此类岩石的痕迹,他们用这些岩石建造城堡。这里充满了神秘的景象。

   现在看到的许多巨型的地下岩洞就是人类开凿的,并开凿成通道和拱形的洞。

   帕斯夸斯亚矿区就是这里最大的钾盐矿,它宽阔的坑道有几十公里,有的矿井有的深度有1000米左右。

   从岩石中提炼硫和盐是这个地区古老的传统行业。这里的人们提炼这种硫,用这种被称之为“穷人的金子”的产品去换取地中海地区的其他物品。

   几百个矿区已被废弃,这仿佛是不久前的事情。然而一些矿区依然存在,如佛里斯特拉、竺蒙塔罗、孜巴利奥、巴卡拉托、沃迪等矿区。这些名字让人们记忆起那些死于劳累、1以及世界早期工人运动的人们。

   在恩纳西部的卡纳雷拉山峦中,这种景象更为明显。这座山峦主要由石膏石构成,石膏石层厚约有800米,含有晶体状的石膏岩石极具魅力。各种各样的青草,特别是百里香顽强地生长在自然形成的那些石膏石岩洞和岩石坑的夹缝里。

   在卡波达尔索山上有一处盐石岩峰的断面和一面石灰岩的断面,极为壮观。

   最能表现地中海重生后时代地质现象的是卡波达尔索、恩纳和卡拉泻贝达的石灰岩山峰,这些岩石的夹层中有许多贝壳化石和棘皮动物化石。这都是离我们现在遥远的时代形成的。今天我们走在皮亚扎阿梅利纳附近的沙地上仿佛走在远古时地中海干涸沙滩上。

   在罗索马诺自然保护区的森林里,可以欣赏各种奇形怪状的石英岩石,有的象“跳舞的小孩”,有的象“魔石”,真是千姿百态。人们凭借丰富的想象,赋予这些奇石以新的名字,如 “被基督化为石头的女妖”或“会跳舞的精灵”。

   在地质公园的中部有最后一次变迁形成的一个湖泊,它叫贝尔古撒湖。贝尔古撒湖是一个死湖,没有出水口。它的形状是椭圆形的,象是镶嵌在山峦中的湖。早期的先民认为它是神湖。

   古人认为这是为地狱之王哈得斯诞生的湖。冥王哈得斯驾着战车,他的五头怪狗切尔贝罗跟在左右,抢劫了普罗塞庇娜。就是从这里返回地狱的。

   今天当人们看到这些山峦时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那些可怕又充满神奇的神话和创造这个神话的时代。直至现在这里的人们仍被称为之为““Kore kore”,即勇敢的人之意。

   我们讲到这些地质现象和历史,这还不能够真正了解了这个地区。就地质公园而言,它的特别性已被世人所认可,但还远远不能说明这块神圣土地的真正韵味。

   这个神奇的地方是上天用泥土和岩石造就的,是人类巧夺天工的杰作。

   当你登上祭司设坛敬神的赛尔斯女神山峰的高处,你的视线转动360度时,你会为这块土地而惊叹:作为西西里喜忧参半的一片片金黄色的麦田、绿色的橡树林、银灰色的橄榄园和那些散落在山峦间褐色的村庄。这些村庄有的是中世纪建在山顶上的,有的是建于启蒙时期的,是那些王公贵族显示财富和理想的产物。

   在此山头上,可以看到卡拉泻贝达。这里从青铜器时代就有人居住。这是一个非常壮丽的地方,成为作家阿尔瓦•阿尔托创作的源泉。卡拉泻贝达是西西里岛史前人类生存的明证之一。后来阿拉伯人重建过,为的是长期围困附近的作为敌方的拜占廷占领的恩纳。

   在一个名叫阿索罗的山峰上不仅建有许多古老的建筑,而且保留有古老的传统。然而勒翁佛尔特却是受启蒙主义影响的贵族在古老的克利撒河畔按照他们的理想而建的城镇。

   在勒翁佛尔特巴洛克风格的喷泉的潺潺流水可以供人们饮用、洗涤、灌溉和水力磨房的用水。这个城市的形状和结构都是遵照王公们的理想实现的。这个城市象一个卧态的人,中轴线是跑马街。若沿着跑马街行进的话,城中的主要大厦和主教座堂就形似头,圆形的马凯利达广场形似肚子,然而形似脚部分的是公众广场。

   诺塔尔巴托罗家族建设维拉罗撒的目的是曾想为此地的人提供硫矿工作机会,结果是建成了一个微型的巴勒莫形式的小城镇。

   再向南走,是阿拉伯人建的名为卡拉比比的镇子。这个镇子现在的名字是瓦尔瓜内拉。这里的人非常勤劳智慧;阿伊多内是莫尔冈蒂纳的传承,它原本是伦巴第人的新殖民点,就象附近的皮亚扎阿梅利纳。

   现在,皮亚扎阿梅利纳这个城镇以及罗马别墅和它精美的镶嵌画已闻名于世。皮亚扎阿梅利纳是风光秀丽艺术之城,这里有巴洛克风格和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建筑,是17世纪大地震后在中世纪的原城市结构的体系上重建的。

   皮亚扎阿梅利纳至今还保留着中世纪时1城市的传统。那时这里是1聚集的地方,诺曼人在八月中在这里举行盛大的1,这是中世纪是最热闹的节日。

   尼索里亚是建于17世纪的小镇子,这里的人们是拜占廷时期居民的后裔。这是一块具有纯朴乡村文化气息的土地。这里有一个小小的人种学博物馆。

   今天,西西里这块具有悠久历史的土地正处于一个分叉路口:一条路是保持古老的传统和浓重的西西里特色,但却充满了艰辛和贫穷;另一条路是走向富裕的现代化,然而将失去本色。

   温承德写于2006年2月

  

上一篇:今夜无人入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