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意大利旅游网 > 意大利 > 佛罗伦萨

佛罗伦萨 想回家的米开朗基罗

  佛罗伦萨(Florence),意大利人叫它Firenze,诗意地根据译音而称之为“翡冷翠”,很完美地呼应了它所在的托斯卡纳(Toscana)地区青翠苍茫的基调。同时,也暗示出某种高雅而贵重的生活质感。

  

    这种意大利方式的强大独立而又生活精致的城邦文化,在中国传统里是没有的,早年对这里的认识,都有赖于像诗人徐志摩那样不遗余力的浪漫诗歌。不过佛罗伦萨绝对值得任何诗句的描写。

    ●小店

    Borgo San Frediano小街143号,是一家门面看上去很普通的皮匠店。

    因为不起眼,灯光也不够招摇,不知道的人走过去,连瞥一眼的兴趣都省略了。城里像这样的皮匠店太多,历史也都很长,不声不响就是几百年的老字号,可以一直往回推到文艺复兴年代。

    还是有热情的本地人指点,非要看看143号不可,“那里有个叫Stefano Bemer的,是世界上最好的鞋匠”,他讲话的时候眼神闪闪发亮,口气里带着一种意大利式的狂热。从那眼神里就可以看出来,意大利的鞋匠,有着和艺术家同样的高贵地位。

    Stefano Bemer,其实是一个还未到中年的小伙子,看上去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深沉老成。他亲和的脸上带着点络腮胡子,普通的外表,此番模样的意大利小伙子,在大街上随处可见。可就只有这个人,是怀着绝顶手艺的Stefano Bemer。

    至于客人,只要来留过一次脚模,就可以一辈子订做手工皮鞋,远隔大洋一个电话就行,此人能够让皮鞋像穿在脚上的衣服一样贴身。店里什么稀奇皮革都有,鳄鱼皮、河马皮、象皮,连鲨鱼皮也有,而且都有证明,这些动物是自然死亡的,不用担心自己不环保。

    如此的奢侈是什么价钱,没有人问,找Stefano Bemer的客人是不谈价钱的。佛罗伦萨卖的是感觉,是气质,高贵的派头和绝对的服务,加上品质。

    佛罗伦萨要的就是这种最极致的品质,它来自于犹如钟表匠一般长时间专注的操作和接近宗教信仰般的狂热精神。

    自从中世纪开始,佛罗伦萨的工匠们就在手工作坊里慢慢地磨练这其中的工艺奥妙了。

    ●桥边

    佛罗伦萨在中世纪崛起,很多家族是靠做丝绸和皮革发的财,一直以来,佛罗伦萨人都毫不掩饰自己对美丽事物的热爱,还将对美的尊崇如滚雪球般印刻到尽可能多的陆地上。当世界还没听说过巴黎服装的时候,佛罗伦萨的美丽织物、皮件已经流通到全欧,直至阿拉伯,带来的财源滚滚,开了大银行、商行。

    1252年佛罗伦萨城铸印的金币“Fiorino”是整个欧陆和地中海流通的“国际”货币,犹如“美元”的角色。佛罗伦萨人一向毫不掩饰他们对金子、银子、宝石等名贵珍奇的热爱,还有天生的优雅口味和造型天赋。

    中午时分,Arno河上的古桥Ponte Vecchio人来人往,两旁拱廊里的小店是一个接一个的百年老字号,全是金银首饰店。在桥当中可以看见河景的小广场,是年轻恋人的聚会地点。

    这座桥是佛罗伦萨唯一的古代桥,保持了原始的廊桥风格。

    此桥落成时,桥上的店家本是屠宰牲畜和各种熏腊肉类的店铺。到十六世纪时,麦迪奇家族的科西摩一世大公选择了在河对岸居住,要经常过此桥从“市政宫”到河对面的“Pitti宫”去。名建筑师Vasari专门为他造了著名“瓦萨里廊道”,可以直接从“市政宫”,跨过此桥左翼的屋顶去往“Pitti宫”。

    后来桥的身价顿升,出于大公爵的意愿,桥上的店铺全被城内显赫的金、银首饰业者独占,从那时起一直到今天,这座桥都是“珠宝长廊”,整整四百年。不管沧桑沉浮,大战来,大战去,从不让任何一个别的行业在此插足。

    ●人物

    不要小看一个佛罗伦萨的金匠,当年的手工业者可不是一般的小作坊主,是一群结成公会,可以呼风唤雨的行业势力。他们工艺高超,对细节投入像个艺术家,做生意像个商业家。

    在佛罗伦萨,他们不是配角,而是重要的主角,今天还如此。他们代表的是一种精神,一种佛罗伦萨的创造力。

    二十世纪的时候,佛罗伦萨出了三个时尚界无可匹敌的大师级人物:Emilio Putti、Aldo Gucci、Salvatore Ferragamo。他们三人的合影如今还挂在著名的Salva-tore Ferragamo时装公司的总部———Palazzo Feroni宫里。

    Palazzo Feroni宫正离古桥不远,可以信步走去看看。

    生在同一时代,又都是服装设计“痴子”,三个人都成功地创立了自己的品牌,这三个人背后的故事却截然不同。Putti是奠定佛罗伦萨时尚地位的第一人,Gucci的风头很顽强地横扫时装界多年,两家公司几经风波,后来都换了东家。

    唯一还留在原家族手里的公司只有Salvatore Ferrag-amo。从他的故事溯源,就足已见得佛罗伦萨是个创造传奇的地方。

    这个名满天下的品牌创立人从前是好莱坞的鞋匠,三十年代末从美国返回意大利,在佛罗伦萨落脚,想一圆他的梦。因为只有在佛罗伦萨,他才能做出如此华丽夸张的手工鞋子。

    当然他的梦远远不止这个,遵照旧日的佛罗伦萨名门传统,他想创造一个网络四布的时尚王朝。按他的话说“为了这场梦,你要有一千双强有力的手,加上一百次的生命!”

    可惜他只有一次生命,他把人生的每一步都策划仔细了,就是没算到会太早病倒去世,留下一个年产三万双高级手工皮鞋的公司。

    他的夫人和六个儿女,又花了四十年,帮他完成了世界企业的梦想,今天,斜着连写的Salvatore Ferragamo招牌出现在巴黎、东京、纽约、台北、上海的街头。他的后人生活在郊外十六世纪大贵族Strozzi留下的别墅里,在托斯卡纳乡下拥有大片土地,从头到脚都如同以前的佛罗伦萨望族一样。

    ●回响

    在佛罗伦萨城里,有数以百计这样的,人称Palazzo的贵族宫殿和Villa别墅。轻逸的圆拱石墙后面,藏着巨大如广场的客厅,悬挂七层金色吊灯的餐房,天花板上有几百平方米的名师壁画……这是佛罗伦萨当年富敌天下的回响。

    佛罗伦萨在文艺复兴初期商业和银行业积累的巨大财富基础上,开始了它流芳百世的“大建筑”时期。

    最早开宫殿之风的麦迪奇家族,从经商开始,业务遍布埃及、突尼斯、土耳其等地,垄断了丝绸、羊毛、珠宝、颜料交易,在佛罗伦萨创立了欧洲最大的私人银行和商号。光在纺织行业就有三百家公司和一万个雇工,其惊人的财势和规模,可以算是西方最早一代城市资本主义的先驱。

    在这个家族手里,佛罗伦萨开始了人文主义思潮和文艺复兴最辉煌的年代。

    当时的统治者不惜千金搜罗一切符合他审美口味的艺术品,请人翻译和印刷古希腊、罗马古典著作;还致力于教育工作,设立图书馆,向市民阶层开放市政厅、家族的府邸和教堂,让人们可以自由参观里面的收藏品;他也推荐才华横溢的艺术家到其他城邦游历、促进交流。

    那个年代的佛罗伦萨大师云集,造完了举世著名的Duomo大教堂,还有粉红、青绿和白色相间的Campanile塔楼,变成了一个建筑如音乐般优美,和谐的城市。

    同样,还造就了米开朗基罗、波蒂切利和年轻的拉斐尔,还有达·芬奇,一时间充满了文艺复兴的巨人光彩。

    佛罗伦萨的建筑舍弃尖塔、彩窗、复杂的装饰等奢华又不切实用的哥特风格,选择恢复古希腊、罗马风格的简单、对称的建筑样式,配合注重采光的中庭设计,长排的凉廊、拱窗与巨大的正门,构成宽大疏朗的生活空间,这样的建筑风格普遍运用于各大教堂、贵族宅邸与平民的住宅,如圣罗伦佐教堂、市政厅、美第奇宫、碧提宫等。

    十六世纪,由布昂塔兰提(Buontal-enti)所规划的佛罗伦萨都市蓝图,共有三个重点:以圣罗伦佐教堂为文化中心、主座大教堂为宗教据点、市政厅与乌菲兹(Uffizi)宫为政府所在地,俨然已是一个机能分置的现代化大都市。1865年佛罗伦萨又一度成为统一的意大利首都,使得这整座城市又经历了一次扩建浪潮,十四世纪的城墙被改成环形街道,阿尔诺河对的山丘上建造可俯瞰全城的米开朗基罗广场,而古城内其他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代的建筑和街道大都保留原样,一直持续到今日。

    每年蜂拥而来的600万观光人潮,走在放眼即是百年以上历史文化遗迹的街道上,也不得不感慨佛罗伦萨到今天,不论在思想、建筑或艺术上仍然是非常前卫、充满创意的城市,令人心生向往其那个天才纵横的年代。

    佛罗伦萨就在这个年代创造的顶点上,建筑师都在音乐中找到灵感。全城建筑的最大交响乐,就是Brunelleschi绝世之作,百花大教堂的圆顶。

    高91米,直径45米的巨大圆顶,居然不画一张草图,不作任何计算稿,甚至不搭内部脚手架,完全凭心算和精确的空间想象就动工了。

    这不是Brunelleschi的冒险游戏,而是他的深思熟虑和小心。他不光是一个建筑天才,也是一个谋略家,知道很多同行忌妒这项建筑,还有一个对头想随时抢走他的设计单,所以不留下任何图稿,让整个工程变成他一个人内心的秘密。事实上,后来也是有人试过替代他,却不知如何建造下去,一度把他关到牢里,最后还是不得不请他出山。

    Brunelleschi像作曲一样设计了大圆顶的空间节奏,在光线的尽头荡漾着起伏的音符,每一个起承转合,都有参差变奏的美感,以至于落成时,从荷兰来的名音乐家大受感动,还专门以该处空间的韵律谱写一首管弦乐曲,在典礼上演奏。

  



.